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希望本站能给您带来收获。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短篇故事 > 正文

你这个叛徒

作者:珏山老怪 日期:2018-09-28  10215 人阅读分类:短篇故事

生死相托

  别看尖山村胡水根大伯无儿无女,一辈子连件像样的衣服也没穿过,可他曾经有一个引以为豪的朋友,谁?水利局的张局长。

  提起他和张局长的关系,这里头有一段感人的往事!

  那是“文革”时期,当时张局长还是水利局的财会,参加工作组下基层到了尖山村,住在胡水根家里,一住半年多,小伙子人实在,做事认真,与胡水根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工作组回城后,大约又过了九个来月,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小张突然浑身是水、满身是伤地出现在胡水根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老胡,我不能在县里呆了。”说完,他把一个捆得结结实实的袋子郑重地交到胡水根手里,说:“你是我最信任的人,我把这件东西托你保管,造反派正在追查它。这是公家的宝贝,关系重大,比你我的生命都重要!你能保管好吗?”

  胡水根接过袋子,说:“小张,我明白了!你放心好了,只要我活着,就不会丢了袋子。就算我死了,它也一定还在!”

  可袋子藏在哪儿好呢?两人一时想不出办法。忽然,胡水根一拍脑袋,说:“看我,把这么个‘保险箱’给忘了!”他把小张拉到窗前,朝外一指,说:“你看门口那棵大樟树,老鸦窝下面有个树洞—”还没听完,小张就连声说好。

  胡水根先用塑料布把袋子一层层捆实扎紧,又找出块包袱布把袋子包好,背在身上,接着又用黄泥和石子拌好一堆泥,说:“东西放进去后,得把树洞封上。”然后,两人悄然来到大樟树下,胡水根“嗖嗖”几下就蹿得看不见了,还未等小张回过神来,他又 “噌”地一声回到了地上。两人回到屋里,胡水根得意地对小张说:“有了这个‘保险箱’,你该放心了吧?”小张一把抓住胡水根的手,说:“不!真正的保险箱是你!”胡水根握着小张的手一用劲,说:“你放心吧,我绝不当叛徒!”

  信义如山

  小张连夜走了,一走就再也没有音信,外面却风传小张是个大盗窃犯,正负罪潜逃,还有人说他坐牢了,或者说他被枪毙了,听到这些传言,胡水根的心都揪紧了。

  这天中午,胡水根正在借酒浇愁,突然来了一伙凶神恶煞似的人,为首的对胡水根说:“我们是县里的造反派,有人将一件重要东西放在你这里,他已经交代了,你要认清形势,把东西交出来!”

  胡水根不觉暗暗吃了一惊:“难道小张他……”但转念一想,不可能,小张绝不会“叛变”!想到这,他来了个仰天大笑:“哈哈哈……你们真会开玩笑,我胡水根一个农民,谁会把重要的东西交给我?你们太抬举我啦!”那头儿一拍桌子,吼道:“你不要装疯卖傻,姓张的都交代了,你还不交代,想坐牢?”胡水根笑得更响了:“那……那好!有什么好……好东西落在我这儿,叫他自己来……来拿!”

  那头儿气得干瞪眼,把手一挥:“来!给我搜!”随着这声令下,这伙人一拥而上,在胡水根家里翻箱倒柜搜了个遍,却一无所获,他们一气之下,冲向胡水根,拳打脚踢,把胡水根一条腿也给打断了,但胡水根仍然一字不露,直到村里人赶来,这伙人才骂骂咧咧地走了……

  一晃几年过去,“文革 ”结束,小张结束逃亡生涯回来,他领着县里的领导来到胡水根家,见到拖着一条残腿的胡水根时,小张激动得泣不成声:“让你受累了!”

  胡水根憨憨地一笑,说:“答应你的事,我说到一定做到。不论他们多么凶,我也不会当叛徒。”说完,他朝大樟树看了一眼,手脚并用朝上面爬去,虽说残了一条腿,动作仍很敏捷。不一会,他就敲开封泥,从树洞里取出袋子,小张把袋子捧进屋,割断绳子,一层层打开塑料布,里面的东西完好如初:一笔30万元的巨款!县领导激动地说:“小张,你保住了修建‘靠山水库’的专款,为山区人民立了大功!”

  小张笑着说:“没有水根大伯舍命保护,这笔款子难说了,他才是真正的英雄!”领导点头称是,胡水根听说自己保住了建造“靠山水库”的专款,更开心了,说:“不要说只伤了一条腿,就是付出一条命,也是值得的!”

  不久,小张当上了县水利局副局长,他不忘旧交,逢年过节经常派人来,有时候还亲自来看胡水根。再后来,小张变成了老张,张副局长成了张局长,后来也许是工作太忙,他和胡水根的联络才渐渐少下去,胡水根几次上县城看他,都没碰上。

  一晃多年,胡水根由一个壮年汉子变成年近七旬的老人。

  一个风雨交加之夜,胡水根从窝瓜村走亲戚刚回来,心里头非常郁闷,打开柜子取出一瓶张局长10年前送给他的“五粮液”,打开酒瓶倒了满满一杯,一仰头就喝尽了。

  胡水根喝着张局长送的酒,又想起在窝瓜村听到的话,那些话真比打他的耳光还让他难过。唉,真是人心难料哇!他一边喝,一边想,越喝心情越糟,恨不得大哭一场!

  正在这时,有人敲响了他家的门,他开门一看,吃了一惊,站在风雨中的不是别人,正是久已失去联系的张局长!

  张局长跟着胡水根进了屋,说:“老胡,我当了这么个芝麻绿豆官,忙得焦头烂额,没时间来看你,真对不起。”胡水根说:“好,你等着,我炒两个菜,咱俩好好喝上一杯。我心里正憋得难受,想和你聊聊!”

  张局长连忙拦住他,说:“老胡啊,你坐下。酒,我以后陪你喝;话,咱们找机会慢慢聊。今天,我又有要紧事托付你!”他先侧耳听了听窗外的动静,又关紧门窗,这才把手上那包用绳子扎得严严实实的东西递给胡水根,说:“又得麻烦你了,请你代为保管一阵子!”胡水根接过东西掂了掂,问:“这是什么东西?”张局长压低声音说:“我想为山区人民多做点事,得罪了人,有人想往死里整我。”“怎么,城里又要搞‘文化大革命’?”“不,这事说起来长了,以后慢慢跟你说吧。这些东西关系到我的身家性命,交到你手上,我就不怕了。”

  说完,张局长又拍了拍胡水根的肩膀:“老胡啊,今天我和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只要你为我保管好这件东西,咱们有福同享,你的养老问题我全包了!”胡水根说:“张局长,咱们是什么关系?你就放心吧!”

  接着,两人又把这包东西一层层包上塑料布,捆扎好,来到大樟树下,胡水根又背着那包东西上了树……这些做好后,张局长紧紧地握了握胡水根的手,消失在风雨中……

  义无反顾

  放心而去的张局长做梦也没想到,他走后不一会,胡水根就拄着拐杖上了路,冒着风雨走了半夜,天蒙蒙亮时走到了山下的镇上,搭第一辆班车到了县上。下午,他又坐着县纪检委的车子回来,到大樟树上取下那包东西,当场交给纪检委工作人员。

  那包东西被当众打开,原来是一沓沓百元大钞,十多个存折及一些耀眼的珠宝首饰……

  又过了些日子,胡水根拎了一瓶酒,包了点儿花生米,炒了两个鸡蛋,来到县城,纪检委特地安排人带着他来到一家宾馆,见到了正在接受审查的张局长。张局长见到胡水根大吃一惊:“你?你怎么来了?”胡水根一声不响地倒上酒,摆上菜,闷声闷气地说:“我来看你,来,喝!”说完,自己先一口干了。

  张局长满腹狐疑地打量着胡水根,说:“你肯定听说了,是有人想扳倒我,但我不怕,有你把门……”

  胡水根头一抬,说:“我把那包东西交出去了!”“什么,交……交给谁了?”“纪检委!”

  一听这话,张局长只觉头“嗡”地一下,差点晕倒,他眼睛血红地望着胡水根,说:“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生死之交吗?当年你打死都不松口,可如今,你、你这是为什么?”

  没想到胡水根的喉咙比张局长还响:“你还好意思问我?我倒要问你:你到过窝瓜村吗?你知道你那豆腐渣防洪堤害死多少人?大堤决口,村里一下淹死了十多口!你还千方百计隐瞒事实真相!可你做的那些丑事、坏事,哪件逃得了群众的眼睛!我如果再帮你,老天也不容我!”

  张局长头痛欲裂,抱着头呻吟道:“墙倒众人推!连你胡水根也在关键时刻背叛我!”说完他就哭了,哭得像个娘们似的。

  张局长这一说,胡水根喉咙更大了:“老张,话可要说明白!你不仁,我才不义!要说背叛,是你先背叛了我们老百姓!你这个叛徒!”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