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希望本站能给您带来收获。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短篇故事 > 正文

猴王

作者:珏山老怪 日期:2018-09-30  11412 人阅读分类:短篇故事

明朝天启七年,熹宗突然驾崩,思宗即位。一时间,朝野上下,人心惶惶。

京城九门提督袁玉喜更是如坐针毡。屋漏偏遇连陰雨,这些天,京城里连连出现怪事,让他这个九门提督应接不暇。原来近来京城达官显贵家中连连发生失窃事件,盗贼不是什么江洋大盗,而是一群毛猴。袁玉喜什么场合没见过,抓大盗、抓刺客那是手到擒来,可是遇上毛猴,袁玉喜就像是隔着靴子抓跳蚤,有劲没处使。那些猴子能飞檐走壁,能爬树蹿房,你就是拿出弓,还没等你搭上箭,那猴子早没影了。

昨天,九千岁魏忠贤的手下来到提督衙门,说九千岁准备献给思宗皇帝的一颗夜明珠被一只猴子抢了去,限袁玉喜三天内破案,将那作案的猴子枭首示众,剁成肉酱。三天?老天爷,就是三十天也难破案呀!袁玉喜不知如何是好。可他明白,九千岁魏忠贤的话就是当今的圣旨,此案破不了,轻者摘下官帽,重者找你个茬儿就能杀了你全家。

袁玉喜在书房内来回踱步,急得抓耳搔腮,苦苦思索,可就是想不出抓猴子的好办法。正在这时,管家袁宝悄悄推门进来,袁玉喜一愣,问:“有消息?”

袁宝点点头,迟迟疑疑地张开嘴说:“老爷,有三公子的消息了。”

袁玉喜一听,心头的火“腾”地蹿起,骂道:“我袁家没有这个畜生!”

“可是,三公子已经来了。”

“不见!让他滚!”

袁玉喜的话还没落音,一个个头矮小的人飞快地闪进来,一下子跪在袁玉喜的面前:“爹,孩儿给您老磕头!”

袁玉喜低头一看,果然是自己那不争气的三儿子袁明哲。虽然他已经离家7年了,可是一切没变,仍然是一副单薄身材,一张娃娃脸。

袁玉喜不由回想起这个孩子。袁明哲自出生后就不招人喜爱,一是他长得其貌不扬,活脱脱像昆剧《十五贯》里的娄阿鼠;二是他身材奇矮,总也长不高;三是这孩子不爱读书,只知在外面和市井上的无赖混。七年前他刚十二岁,在和一个走江湖的马戏班子戏耍时被魏忠贤的手下撞见,那帮人拿他取笑,没想到他竟和那帮人打了起来。等袁玉喜得到消息,魏忠贤的手下已经找上门来。袁玉喜无奈,只能赔着笑脸,又拿出二百两银子,才了结了这件事。等魏忠贤的手下走后,袁玉喜要袁宝去找袁明哲,可他已经偷了家中的银两,随着那马戏班子跑了。

七年了,袁明哲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袁玉喜早以为他不在人世了,没想到现在他又回来了,他要干什么?

袁明哲跪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三个头,然后说:“爹,孩儿此生不能在您老面前尽孝,等下辈子吧!孩儿只是想对您老说一句话:新皇临驾,国之大幸,这也是除掉奸佞魏贼的大好时机。望爹爹以社稷为重,仗义执言……”

“放肆!”袁玉喜怒斥道:“你有何资格如此说话?实话告诉你:自你自甘暴弃,堕入戏子行列,你就不再是袁家的子孙!你不仅生不能入我袁家门,就是死后也不能入我袁家祖坟。你走吧,好自为之,不要再招惹是非,我就谢天谢地了!”说罢,转身让袁宝取二百两银子给袁明哲。

袁明哲“呼”地站起,愤愤地说:“爹既然不认我,我也无话可说。我虽不是七尺伟岸男儿,但我终归是个男人,我不会要你财物的。只是不能当面给娘跪下磕个头,终生遗憾啊!”说着,他又跪下,冲后院方向重重地磕了三个头,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老三回来的事,袁玉喜回后院也没有对夫人提起。他现在的首要大事是要赶紧将那盗走九千岁夜明珠的猴子抓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一日午后,疲惫不堪的袁玉喜正想小憩一会儿,突然,袁宝急急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老爷,九千岁来了!”

袁玉喜一下子站了起来,通身的汗“刷”地就冒了出来。他想,今天是魏忠贤限定破案的第四天,看来他是问罪来了。罢罢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于是他硬着头皮出来接待。

魏忠贤大模大样地往椅子上一坐,冷冷地问:“袁提督,那猴子盗夜明珠一案破了吗?”

袁玉喜一个劲地作揖,回道:“下官正抓紧进行。”

魏忠贤冷笑一声,说:“要是等到你破案,恐怕黄花菜都凉了吧?”

“九千岁恕罪,下官失职!下官失职!”

魏忠贤抿了一口茶,淡淡地说:“你一个京城九门提督,白白吃国家俸禄,还不如我手下的五虎五彪十狗呢。”

袁玉喜怔怔地不知说什么好。人人都知道,魏忠贤手下那些虎、彪、狗,可是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的。

魏忠贤将茶杯重重地在桌上一蹾,说:“你九门提督没办法,我却已经把那贼猴子抓到了。”

魏忠贤冲手下一呶嘴,立即就有人将一个大铁笼子抬了进来。袁玉喜一看,里面果真有一只硕大的猴子,于是对魏忠贤拱手祝贺道:“九千岁圣明!”

魏忠贤一笑,说:“袁提督,今儿还遇到一件奇事儿,想听听吗?”

“九千岁指教!”

“这只猴子是众多贼猴的首领,也就是猴王。我呢,是擒猴先擒王。可这猴王不同一般的猴,它不仅会指挥众猴,而且还会说人话。”

啊!袁玉喜半信半疑,不由站起身到铁笼前细细观察。这一看不要紧,他一下子傻了!怎么呢?原来他看到,那笼子里关的并不是猴子,而是他的三儿子袁明哲,而且还长着一身猴毛。他、他怎么成了一只猴子?

魏忠贤“嘿嘿”一笑,对袁玉喜说:“怎么,袁提督莫非认识这猴王?”

“啊,不不不!”

“可是我手下的人说,这猴王分明是你家七年前逃走的三公子呀!”

袁玉喜的冷汗“刷”地湿透了全身,他对魏忠贤一拜,说:“九千岁,这绝对是误传。我那犬子自走失后,我已将他从家中除了名。再说,这是只猴子,怎么可能是我袁家的人呢?”

“那就好!”魏忠贤龇牙一笑,对手下人说:“今儿,咱们就当着袁大人的面,给这猴王来个还原!”

这时,那猴王破口大骂:“魏贼!你祸国殃民,不得好死!你献不上夜明珠,就是欺君之罪,皇上饶不过你的!”

魏忠贤让人抬进一口大锅,只见有人往锅里放松香,然后点火熬松香。当松香化开后,他们就将松香浇到猴王的身上,然后再将松香揭下来,痛得那猴王“嗷嗷”大叫。不消一会,猴王的毛皮没有了,“变”出了一个人来,这人正是袁明哲!

魏忠贤冷冷地看着袁玉喜,袁玉喜知道此时如果一松口,等待他的将是灭门之祸。他只能不动声色地做旁观者。

魏忠贤还不解气,气咻咻地吩咐:“小的们,给我剁了他!”话音刚落,那些虎、彪、狗一拥而上,活生生地将袁明哲剁成了肉泥。

袁玉喜不知自己是如何挺过来的,他只记得魏忠贤临走之时对他说:“袁大人,你真行!大义灭亲,魏某佩服!看来我得向皇上保荐你连升三级才是。”

袁玉喜将魏忠贤前脚送走,后脚一个踉跄,就昏了过去。

袁玉喜醒过来时,夫人正紧张地守在身边。他支开夫人,着急地问袁宝:“明哲的遗体在哪里?”袁宝说:“魏忠贤让人将遗体丢在大街上喂野狗了。”

“啊……”袁玉喜大叫一声,又昏了过去。第二天,袁玉喜要袁宝将家中细软收拾好,送夫人等回原籍养息,然后自己关在书房里,一笔一笔地给思宗皇帝写奏折,参劾大太监魏忠贤。他准备以死为国为民除害。

十几天后,袁玉喜下朝回来,当轿子到家门口时,袁玉喜看到大门外有个抱着孩子的年轻女子,于是问她干什么?那女子得知他是袁玉喜,说要交给他一份重要东西。袁玉喜展开一看,原来是揭发魏忠贤天启五年残害东林党人的详实材料。

袁玉喜疑惑地问:“你是何人?”

那女子欠欠身,答道:“小女子是袁明哲的妻妾刘丽娟。”

“啊,是我的儿媳!快进来!”

可那女子一动不动,冷冷地说:“不敢高攀!夫君说过,他已不是袁家的人了。”

“不不不,是我糊涂,是我糊涂!”说罢,袁玉喜将儿媳拉进了门。

听了儿媳的述说,袁玉喜方知七年前当袁明哲被魏忠贤手下羞辱时,是那马戏班子的人仗义出手搭救,可是班主却被打成重伤,如果不及时救治,就会有生命危险。袁明哲于是从家中拿了钱,送给班主治病,同时为躲避魏忠贤手下,也就跟着戏班走了。老班主百年之时,将女儿许配给了他。后来,为了惩治贼官救济百姓,袁明哲专门训练了一群猴子,到北京城盗窃达官贵人的财物。至于他的遗体,已被百姓冒死抢救出来,安葬在城郊乱坟岗子了。

袁玉喜听罢,泪水涟涟、久久无语,最后说道:“明哲儿应该入祖坟啊!”

第三天是清明节。京城九门提督袁玉喜亲临城郊乱葬岗,在一处新坟前,当着众多人的面,给坟里的袁明哲跪下了。刘丽娟吓得一步趋前,说:“爹爹使不得!哪有长辈给晚辈下跪之理?”

可是袁玉喜直到磕了头方起来,含泪对围观的众人说道:“我是给一个英雄下跪!明哲儿重情重义,比我强啊!”

这事没过多久,崇祯皇帝就将魏忠贤罢了官,然后将他发放凤陽。魏忠贤自知坏事干得太多,气数已尽,畏罪自杀了。袁玉喜将袁明哲的遗体迁入袁家祖坟,迁坟那天,崇祯皇帝下了圣旨,褒奖他为“忠烈侯”。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