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希望本站能给您带来收获。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短篇故事 > 正文

要命的干净

作者:珏山老怪 日期:2018-10-02  909 人阅读分类:短篇故事

在苏北一个县城里,很多老街上的爷儿们,常把上茅厕戏称“去白爷家”。这话乍一听,会让人摸不着头脑,这蹲茅房,咋蹲到别人家里去了?

原来,他们说的这个白爷,是清末时候老街上的一个布行老板。白爷有洁癖,特爱干净。按理说,做生意的,讲究结交四海宾客,可白爷极少出门,为啥?怕外面脏。偶尔出去,回家立马更衣,衣服还必须让家人用竿子挑给他,否则重洗!像白爷这种人,朋友自然很少,偶尔来个人,屁股没坐热就想走,原因是白爷那双眼睛老是直溜溜地跟着你,让你的手脚放哪儿都不合适。你刚出门,他这边就要用碱水把你摸过、坐过的地儿擦洗一遍。

一次,白爷的岳父顺道来看女儿,一不小心在椅子上放了个屁,白爷那个沮丧啊,待岳父出门,愣是把椅子送伙房劈了。那可是正儿八经的红木官帽椅啊,名贵着呢!岳父死压着火,没吱声。

白爷的岳父是何许人?人送外号“贺半街”,意思是整个老街有一半都是他老贺家的产业!贺爷临走时,转过脸去,冷笑着对白爷说道:“姑爷别嫌弃咱,是人都有狗屁不如的时候。”

这话,还真被贺爷说中了。

白爷布行的生意,自打父辈传给他,便似秋后的西风,一天比一天冷。你说买布的人,不摸不拽不比划,还能抱起一卷布就走?总得挑挑拣拣吧?可白爷,就是看不惯别人在他的布上摸来摸去,嫌脏,有时忍不住会说句不中听的,于是惹恼了买布的街坊,前来买布的越来越少,就这样,白爷的生意每况愈下,日子越过越紧巴。

白爷的老婆想请娘家的人接济点,娘家人告诉她:“让你爷们儿亲自过来!”

白爷只好硬着头皮去见贺爷,一进门,发现贺府大厅里的椅子全撤了,压根儿没地儿坐。白爷知道其中的意味,嗨,那是记着红木椅子的事呢,白爷脸憋得通红,站到中午。他岳父也没见他,最后管家出来说,去找贺家的几个少爷吧,他们自有安排。

白爷听了这话,便去了贺家大少爷那里。大少爷是做古董生意的,看到白爷来了,很客气地请他上座,看茶。白爷说明来意,可大少爷东扯西唠,就是不谈钱的事儿。白爷觉得再聊下去也是白搭,便起身告辞。

这时,大少爷拍拍手,指着白爷桌前的那个杯子,对下人说:“来呀,把给白爷用的这个杯子,包好送给白爷!”

白爷一听,气愤无比。《红楼梦》里的妙玉,曾因乡下来的刘姥姥用了她的成窑杯而想把杯子毁弃,今儿个,他贺家大少爷也想唱这一出啊,所以,白爷接过杯子,顺手一丢,“啪”的一声碎了。

白爷冷笑道:“抱歉,没拿住。”

大少爷也不气恼,说:“想必白爷不识这杯子,此乃康熙爷的珐琅彩茶杯,买你一套宅院绰绰有余,既然白爷看不上,那恕我无能为力,送客!”

白爷出门之后,又气又悔又羞又恨。他又找到二少爷,二少爷是一个大屠宰场的掌柜,全县的猪牛羊狗,大半都在这儿宰杀。白爷来的时候,二少爷还在场里忙活,白爷嫌臊气,说明来意后,便捂着鼻子在厅堂里候着。半晌,一伙计挟着一股子血腥气出来,身着黑皮衩,像是刚宰完生猪,浑身是血。那伙计左手拎着一串猪腰子猪大肠,用稻草系了;右手提着一大包银子,那包银子的布上,满是黑红相间的血污。

伙计把东西往桌上一放,抱拳道:“咱爷正忙,让俺出来把这个给白爷。”

白爷当时就要吐了,一边摆着手,一边往外跑,一直跑到百米之外,白爷才稍稍缓过气来,他愤愤地说道:“欺人太甚!”

最后,只得去贺家三少爷那儿。三少爷开茶馆,卖茶水能赚几个钱?加上三少爷平日里挥金如土的,应该剩不了几个子儿,所以,白爷没抱多大希望。

哪知三少爷早备好一托盘的银锭,厚厚的一摞,堆得跟小山一样。三少爷见了白爷,笑吟吟地说:“知道白爷爱干净,银子都用碱水洗过了。”

白爷很高兴,便和三少爷聊起了天,正说着话,一群姑娘嘻嘻哈哈地从堂前经过,一个个举止放荡。

白爷一问,才知道这些都是烟花女子,三少爷这茶馆,说白了就是一青楼妓院!三少爷摩挲着桌上托盘里的银锭,笑道:“这些娘儿们,可都是咱们的衣食父母啊!”

白爷沉吟片刻,说:“那是您的,不是我白某人的,告辞了!”

银子不脏,来路太脏,也不能要!白爷心想他岳父也忒损了,为出一口气,伙着他仨儿子来取笑人。白爷低头正想着,忽然闻到一股子恶臭,抬头一看,一架粪车从身边擦肩而过,路上颠簸,像是有几点粪水沾上了衣裳,白爷可受不了啦,把外衣一脱,用烟杆挑着回了家。

时值隆冬,回来之后,白爷就患了伤风,诱发肺炎,一病不起。

贺爷得知了白爷的病情后,觉得自己和仨儿子对姑爷的确有些过分了,便花重金请名医,为他开方配药。

可白爷嫌这药太脏,死活不肯喝,最终恶变成肺痨,一命呜呼。这药脏在哪里?喏,这方子当中有一味药,名叫“地龙”,其实是贺爷派人从峨眉山上买来的大蚯蚓干尸,通体黑色,身长一尺有余。

白爷死了,甚至可以这么说,他就是因为干净而死的。有趣的是,白爷死后,不知什么时候,他开布行的地方偏偏造了厕所,变成了最脏的地方,于是人们每次上厕所,都会调侃说是去“白爷家”,自然,这是后话了。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