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希望本站能给您带来收获。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短篇故事 > 正文

宋江救兄

作者:zhaoke 日期:2018-10-02  1248 人阅读分类:短篇故事

宋江是《水浒传》中家喻户晓的著名人物。细心的读者或许会发现,宋江虽然被称作三郎,可是书中却从未提及他的大哥二哥,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这其中还有一段传说……

宋江的大哥二哥是一对孪生兄弟,分别叫宋洋、宋海。这哥俩嗜武如命,都练就了一身过硬的功夫,每日里只是骑马打猎。一天傍晚,两人打完猎,回家路上,正遇到邻庄的施公子强逼佃户交租,还要抢那家女儿做抵押,两兄弟义愤填膺,一气之下就动起手来,抡起弓箭,一左一右打死了施公子。施家的随从这下可急了眼,将宋氏兄弟围住。他俩虽然武功高强,但终因寡不敌众,被施家人打翻捆住。

宋氏两兄弟被押入施家大院,施老太公还算是比较讲道理的,他一方面让人去宋家庄通报,一方面准备明天一早去郓城县衙打官司。

宋太公听说此事,心急如焚。这时,宋江正好也在庄上,他走上前说:“父亲不必担心,孩儿自有办法。”说完就去了施家庄。

施太公见宋江来了,就吩咐下人摆酒,不让宋江说话。吃了半天,宋江才找了个机会和施太公谈自己二位哥哥的事情:“若是报到官府,他二人八成要判个死罪;即便大人留情,也要发配边远军州。若是施太公能高抬贵手,我们情愿多赔些财帛来补偿。”但是施太公态度十分坚决,杀人者必须偿命,宋江怎么也劝不动他,一直交涉到子夜时分,施太公还是不肯让步。

这时,家人来报,说宋太公又派人来了。施太公叫这人进来,一见面吓了一跳:此人身高八尺,络腮胡子,身体壮硕,颇有些凶恶。施太公转身问宋江:“宋太公那里我也常走动,怎么没见过这个仆人?”宋江也觉得奇怪:“这人我也不认得。”只听那大汉自我介绍道:“小人张二,是今天才来的。宋老太公不知道事情商量得怎样了,派我来问问。”

宋江叹口气道:“我本来希望此事能私了,情愿多出些银子,可施太公坚持要公事公办。”张二点了点头,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把尖刀,直顶在宋江脖子上,又对施太公说:“太公过于仁慈,依我所见,干脆连这黑厮一并宰了罢!”施太公有些慌了,连忙站起身来问原由。

张二答道:“我本是附近西山上的强人,和施公子结拜为兄弟。今天听说我义弟被宋家兄弟所害,定要替他报仇雪恨!”施太公连忙劝道:“此事本来与宋三郎无关,还请不要节外生枝。”张二不干,想了想说:“这郓城县令和宋江是朋友,若是让他同去打官司,必然暗示县令包庇其兄。不如先把这黑厮拘在这里,咱们先把凶手送去,等审问完毕,再将他放了。”施太公想想有道理,便叫来管家施信,等到五更天和张二一起,将宋洋、宋海押往郓城县。

这管家施信是个精明干练的人,又练得一身超人的武艺,最让施太公放心,可就是有些贪婪。他和张二套好马车,把捆着的宋氏两兄弟押进车中,还带上施公子的尸首和作为凶器的那一对弓,向郓城县赶去。进城路上,张二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施信聊天,聊到后来,说到了那两张弓:“这可是宋家的传家之宝,若是能得手卖了,一辈子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了。”施信忍不住问道:“这是要上交官府的凶器,你怎么能拿到手?”张二悄声说道:“现在天还没有大亮,又是荒郊野地,不如我把他二人在此间除掉,这也正好能给施公子报仇了。”

见施信有些犹豫,张二又说:“县令和宋江可是好朋友,如果知道这二人是宋江的哥哥,一定会免了他们死罪的,施公子可就白死了。”施信想想有道理,便同意做了宋氏兄弟,但怎么做呢?

张二又献计道:“我先把他们拖到树林里杀了埋掉,回去就说咱们路上遇到了老虎,他俩都让老虎吃了。等卖了那两张弓,银子咱二人平分。”施信说:“好,不过你得把他俩拖得远些,我不敢见这场面。”张二点点头,又关照说:“这件事情只有你我二人知道,若是你走漏风声,我就说人是你杀的!”

张二把宋氏兄弟拖到路边树林里,随即传来两声惨叫。施信一听,便将施公子的尸首往车下一推,猛一挥马鞭,带着两张弓,驾车绝尘而去。

过了好一会儿,张二才从树林中出来,发现施信早就不知何处去了,只在地上留着施公子的尸首。张二愣了一阵,只好拖着尸首又回到施家庄。

见了施太公,张二又编了个故事,说施信看上宋氏兄弟的宝弓,用石头将他砸晕,带着弓逃跑了。施太公忙问:“那宋洋、宋海二人怎么样了?”张二道:“他俩都被施信打死后丢在山沟里了。”

听完张二的话,宋江起身扯住施太公哭叫道:“如今造成这般结果,我两位兄长也坏了性命,你说该怎么办?”施太公也无可奈何,心想要是闹到官府,一比二,自己也没半点好处,只好赔了宋江一些金银,总算摆平了这事。

离开了施家庄,宋江仰天大笑。原来,这张二实际是他的好友晁盖,当时正好也在宋家庄做客,便应了宋江的指使,假扮施公子的朋友,和宋江演了这么一出戏。至于宋洋、宋海二人,早就被晁盖在树林里头放跑了。由于这事做得绝密,只有宋江和晁盖两个人知道,因此再也没有人提及。

后来,宋洋和宋海流落到南方,投了方腊,在宋江南征的时候作为内应,立下了赫赫战功。方腊被俘之后,二人不愿为官,便隐姓埋名,浪迹江湖,逍遥快活去了。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