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希望本站能给您带来收获。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短篇故事 > 正文

诈死的小妾

作者:浮生若梦940 日期:2018-10-31  1179 人阅读分类:短篇故事

民国的时候,辽西的盘山一带有一个那老爷。那老爷虽说家资百万,却也美中不足,他连妻带妾不下十人,可竟无一人给他生下一男半女。

那老爷有个习惯,每天应酬完店里的事务,就到邻街的“一品香”茶楼里喝上一壶上好的“碧螺春”。那老爷有的是钱,按理说家里头好茶有的是,可他就喜欢看茶楼里伙计拎着长嘴的铜壶往来奔忙,更喜欢茶客们在一起唠嗑儿的热闹场面。

这天晚上二更时分,那老爷从“一品香”茶楼里喝完茶往家走。他让两名贴身保镖回去,自己一个人站在六里河边的垂柳下赏月。这时,他听到河对面传来意蕴悠远的笛声,细一听,吹的是《春江花月夜》,便信步走过桥去。笛声很近,像是从小红楼里发出的。那老爷自幼受家母熏陶,特痴丝竹管乐,尤爱吹笛。他闯关东几十年来从未听过像今晚这样动人的笛声。那老爷正陶醉在缠绵悱恻的笛声里,就听身后有人笑道:“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那老爷。今晚上怎么会有雅兴在此欣赏月色?”

那老爷回头一看,身后站着一个四十岁上下涂脂抹粉的妖艳女人。那老爷认识,此女人正是这小红楼里的鸨儿。那老爷虽说家资百万、三妻四妾,却从未涉足过这歌楼舞轩。可既然是人家赶着跟他说话,他也不能不答,只好答道:“刚才从茶楼喝茶归来,见有人吹得一曲好笛,故而驻足聆听。”鸨儿笑逐颜开道:“那老爷果然好耳力,这笛声是我楼里新来的姑娘银翘吹的。那老爷,这姑娘不但长得花容月貌,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皆通,是个不可多得的女才子呀!不瞒您说,这姑娘我待她犹如亲生,至今还是个未破瓜的黄花闺女呢!那老爷要是有意,不妨见她一面。只要那老爷肯赏光,我不收一个大子儿,只求那老爷日后好有个照应。”

要是以往,那老爷非扭头就走不可,可今晚上连他自己都弄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地跟着鸨儿踏进了这小红楼。这时,笛声突然间没了,那老爷不由得怅然若失,他随着鸨儿迈进了银翘姑娘的门槛,那老爷就呆住了,他简直不敢相信天底下竟然还有这么美的姑娘。这姑娘十七八岁的年纪,娥眉粉黛,晶莹如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里透出一缕少女的娇羞,那老爷心里不由为之一荡。家里那群妻妾要是跟她相比,简直就是荧光明月、人间天上。三天后,那老爷和鸨儿商妥,出了两万块现大洋,将银翘赎了出来,纳银翘为十三姨太。

新婚之夜,那老爷望着水灵灵的银翘,高兴得骨头都酥了,他虽然入过十多次洞房,和十多位女子拜过天地,可今天才似乎真正体验到了洞房花烛夜的快乐。

自打娶了银翘后,那老爷整日笑逐颜开,应酬生意上的事儿也愿意身体力行,浑身上下充满了活力。应酬完生意上的事儿以后,那老爷就往银翘房中一躺,品着香茶和银翘唠着嗑儿。银翘有时高兴,还能为那老爷吹上一曲,那曲《春江花月夜》那老爷是百听不厌的。这天晚上,那老爷听完了《春江花月夜》,搂着银翘就要上床,被银翘拒绝了。那老爷就问:“银翘,哪儿不舒服?我去找大夫给你瞧瞧?”银翘满面娇羞,红着脸儿道:“老爷,我都三个月没来红了,可能是怀上了您的骨血。”那老爷这个乐呀,抱住银翘亲了又亲,欣喜若狂道:“苍天有眼,我那家有后了!哈哈……”

俗话说:乐极生悲。自打知道银翘有了身孕之后,那老爷对银翘关爱得更加无微不至,银翘想吃什么,那老爷想方设法也要将东西买回来。那年间,交通不便,银翘怀孕,正赶上盛夏,可银翘却偏偏想荔枝吃,那老爷只好亲自去了趟奉天自家冰窖,将一百块现大洋一斤的荔枝买回来放在银翘的床前。那老爷照顾银翘的身孕可算是费尽心机,银翘果真为那家生下一个白胖胖的儿子。可那老爷怎么也没有想到,银翘在孩子满月过后突然间竟一病不起,更想不到在病后第三天,竟然出人意料地死去。银翘死前的头天晚上,那老爷还坐在银翘的床头亲自给银翘喂燕窝粥呢!银翘啜泣道:“老爷,我想求您一件事,假如我真的没了,请老爷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分儿上,务必将我的遗骨送回老家安葬,我不想作异乡的野鬼孤魂。”那老爷点头答应了。那老爷当时也只当是银翘胡说而已,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第二天早上,他去银翘房中时,银翘已然离世了。

那老爷想起银翘遗愿,决定将银翘的尸身运回老家,便跟管家相商,管家道:“老爷,现在正值酷暑,得先将夫人的尸骨用冰围起方可。要想将夫人尸骨完好无损地运回老家,必得高价请神汉赶尸方能不致腐臭。不久前我就看见一个神汉,那人能让棺材里的死者站起来与他一起同行,简直像有神灵附体,真让人不可思议。”对神汉赶尸这一神秘而又恐怖的职业,那老爷也只是听说,银翘之死,对他的打击太大了,听管家这么一说,他只是摆了摆手,淡淡说道:“你去办吧,多少钱都成。”

第二天一早,管家回来了,和他同来的,还有一位身材魁伟的红脸汉子。就听管家介绍道:“老爷,这就是红脸神汉。”那老爷漫不经心地打量了一下来者,问道:“这位师傅,我想将夫人灵柩运回河北老家,请问先生可有把握让夫人的尸体完好如初?”神汉拱手道:“既然那老爷信不过小人,那小人只得告辞了。”神汉说着就要往外走,管家抢先一步拦住道:“师傅慢走,我家老爷痛失爱妾,心情不好,还望师傅担当。”神汉这才止住了脚步,管家走到那老爷近前说道:“老爷,俗话说,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位师傅的法术在辽河两岸闻名遐迩,老爷,除了他,再也没人能担此重任了。再说,没有金刚钻,怎揽瓷器活?”那老爷想了想道:“好吧,请这位师傅看看何时启程为好。”管家忙走到神汉身边将话传过去,神汉掐指算道:“今夜子时正好。不过,要想使夫人的尸体完好,得依我四个条件。第一,得用我的棺木盛殓死者;第二,昼伏夜行,不得哭灵;第三,我说走就走,说停便停;第四,护灵的人要远远跟在灵车后面,以免惊扰了死者的灵魂。如果这四个条件答应了,小人就作法赶尸,反之,小人立马就告辞离去,请那家另选高明。”管家跟那老爷一说,那老爷只好点头答应了。

锣声乍然在子夜响起,让人不忍多听。将银翘的尸体入殓后,神汉口中念念有词,在死者背上贴了一道符,又往死者的头上蒙了一方红巾。做完这些后,起灵了,才从灵车上下来,掐诀、念咒、踽步,灵车便在众人的簇拥下出了盘山。出了盘山后,人们只能按照神汉的吩咐远远地跟随,约摸过了半个时辰,进入了广宁地界,在一片小树林边,神汉突然敲响了铜锣,锣声戛然响起,一会儿,又戛然而止,神汉那一声瓮声瓮气的长嚎让所有人心都悸动了一下:“噢……嗨嗨……起……来……”奇迹便在片刻之间出现了,只见棺材中的尸体缓缓站起来,尽管身子僵硬,却稳稳地站住了。“走哇……”“回也……”“家乡在前,跟我走哎……”神汉的喊声无比凄凉。人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银翘的尸体竟慢慢走下车,一蹦一跳地往前面行走起来。神汉不再回头,只是一个劲儿地敲着锣,走九步退一步,动作怪异。银翘的尸体只管跟着神汉走,头上的红巾在冷月下不停地飘动,人们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那老爷想,这神汉还真有两下子。

那老爷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竟出现了意外。一个星期后,灵车行至山海关外。这天晚上,神汉说要进关了,得让银翘的灵魂好好休息一下。那老爷答应了,远远地望见神汉像往常那样躺在棺边打着盹儿,也没在意,回到帐子里睡起了觉。七八个日日夜夜的鞍马劳顿,那老爷早就劳累不堪,很快迷迷糊糊睡着了。正在这时,就听有人在耳边喊:“老爷,不好了,神汉不见了!”那老爷一骨碌翻身起来,管家说:“老爷,我刚才出来解手,见前面的棺材前燃起了一堆篝火,我怕神汉睡着后不小心将棺木烧着了,就走过去看了看,谁知,却不见神汉的踪影。”那老爷赶忙跑到棺木前一看,哪儿有神汉的影子?这还不算,棺木的盖儿被打开了,银翘的尸体已消失得无影无踪。那老爷后来发现:棺材里面有个夹层,这才知道自己被神汉给算计了。那老爷想,一定是有另外一个人假扮银翘死尸,趁他不注意将银翘给悄悄弄走了。在棺材的夹层里,那老爷发现了一封书信,那老爷打开一看,银翘那娟秀的字迹映入了眼帘。上边写的是—

“老爷台鉴:

当您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进了关。事到如今,我不得不以实相告。您还记得十八年前您曾在北平的王府井救过一对落难的夫妇吗?这对难夫难妻就是我的父母。当时,我娘难产。去年我爹病重,临终时拉着我的手说,要我报答您的大恩。两年前他曾来过这儿,可您不在家。当他知道您还没有子嗣,就让我给您生个一男半女续那家的香火。爹说,要不是您出手相救,我就保不住了。其实,我在认识您之前就有了心上人。可我不想违背爹的遗愿,就瞒着他来到了关东。本来,我是想和您度过一生的,没想到他又苦苦寻找到了我。现在,我的心愿已了,只有随他去了……

银翘顿首

民国二十五年八月十五”

那老爷看罢信,眼泪就掉了下来。是的,十八年前他曾在北平王府井的大街上救过一对落难的夫妻。当时正值女人难产昏倒在大街上,血流了一地,男人身无分文,急急向过往的行人叩头乞求帮助,可无人理睬。正在男人绝望之时,那老爷走过来问明了情由,雇辆洋车将女的拉到了医院,又帮助付了医药费,女的这才安全产下一女。临别时那老爷又赠送他们一百块现洋作为补养费。那老爷早将这事儿忘得一干二净,没想到十八年之后人家还不忘报恩。可那老爷不明白的是,那个改扮成神汉的人用了什么样的秘药使银翘假死的呢?他曾拜问过好友神医叶子春,叶子春告诉他说,民间有一种秘药可使人心脏骤停数日,然后可以调息后醒来。银翘大概就是吃了这种秘药假死的。那老爷听后唏嘘不已。

猜你还喜欢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