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希望本站能给您带来收获。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短篇故事 > 正文

洞圣宫传奇

作者:ming96 日期:2018-11-01  1367 人阅读分类:短篇故事

一、荒洞显圣

宋嘉年间,河间府半年间失踪了几十个少女,官府全力追查无果,只得上报朝廷,大理寺派少卿东方亮前来秘密调查。东方亮星夜赶到河间府,反复查验后发现,失踪女子大多去过同一处地方—洞圣宫。

洞圣宫本是偏僻的山洞,洞中暗河水势凶猛,无法靠近。几年前,每逢月圆之夜,洞中石壁上便会出现佛祖、和尚、信徒的身影,还有讲经的声音。很快消息传开,无人问津的荒洞变得游人无数,得名洞圣宫,附近还修了座灵影寺,寺里有50开外的住持凡空大师和不到20岁的小和尚三清。

东方亮化装成秀才,到灵影寺借宿。凡空叫徒弟三清让出房间,请他入住。东方亮偷眼看去,三清年纪不到20,生得唇红齿白,煞是喜人,却穿着一身肥大的僧袍,显得很是别扭。

凡空为人孤僻,从不单独与人交谈,只有当三清在身边时才会偶尔开口讲几句话。每晚戌时,师徒二人便紧闭大殿门窗,打坐念经。东方亮在窗外偷听过两次,没发现什么。但东方亮觉得这师徒二人行为举止很不正常。

二、暗夜遇袭

这天夜里,东方亮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恰巧三清送来一只香炉,嗅着沁人心脾的幽香,这才沉沉睡去。半夜时分,东方亮忽然被重重砸醒,睁眼一看,顿时大惊失色:一个黑影手执利刃,照头猛砍过来!东方亮急忙一个侧滚翻,顺手抓腰刀在手,这时脑后一阵风响,黑影又是一刀砍来!他循着风声回手一刀,大不了同归于尽。只听一声惨叫,身后有人应声倒地。东方亮摸摸自己,浑身上下竟然毫发无伤。

借着月光看去,一个陌生男子倒在血泊中,那一刀正中咽喉,此时已经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东方亮伸手去摸灯笼,却摸了个空,走近一看,原来灯架倒在了床上。东方亮拍拍额头,恍然大悟—贼人偷偷溜进屋里,却不小心碰翻灯架将他砸醒,索性想杀人灭口,不料反被他杀死。凡空和三清闻声赶来,看到死尸,吓得魂不守舍,急忙连夜报官。

第二天,当地知县派来捕快调查。捕快揭起尸体身上的白布一看,顿时惊叫:“这不是胡不色吗?怎么会死在这里?”

胡不色是远近闻名的采花大盗,祸害良家妇女无数,官府多次缉拿无果,想不到这次栽在了东方亮手里。

也活该胡不色倒霉,这天他见前来洞圣宫朝圣的美女众多,色心骤起,又想来采花,却不知道美女住在哪个房间,只好循着香味去找,正巧东方亮的房间点着香炉,于是潜进去打算伺机下手,不想碰倒灯架,砸醒了东方亮,死在他的刀下。

东方亮回屋之后,三清送来凡空大师的手书一封。上面写着:大人微服私访,老衲眼拙失敬,今日大人大展神威,一破失踪悬案,二毙采花大盗,已建大功,敝寺乃佛门清修之地,大人请便。

三、迷影重重

东方亮被迫离开灵影寺,心中却丝毫没有破案的喜悦之情。本案唯一的线索胡不色就这样蹊跷地死了,留下众多未解的谜团:胡不色怎会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为何自己毫发无损?胡不色如何作案,他的巢穴在哪里,被他掳走的女子又在哪里?

东方亮一边走,一边反复回想当晚的情景—被灯架砸醒—黑影扑来—脑后风声—凶徒倒毙……他越想越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一时之间却又说不出来。

这时他正穿过一片树林,陽光照过头顶的层层树叶,在地上留下不断跳动的影子,乍眼看去,竟还有几分像许多小人在跑来跑去。东方亮忽的脑中一亮:“我想到了!”

几天之后,再逢月圆之夜,石壁上再次出现了佛祖讲经的影像,洞圣宫里挤满了游客,跪倒在地参拜。忽然,所有的影像都不动了,众人惊讶得议论纷纷,洞里乱成了一锅粥。

不一会儿,一个黑影偷偷闪进灵影寺大殿,在墙上摸到机关一扭,地上露出一个暗门,黑影急忙跳了下去。就在这时,十几个黑衣人破门而入,手中的火把照亮了整个大殿,为首的正是东方亮。

几个黑衣人跳下暗门,很快便押着一个人出来,竟是凡空!身后又走出数十个女子,个个衣不蔽体,憔悴不堪。

东方亮指指那些女子,说道:“凡空,这些女子都是被你掳来的吧?”说完,他拎过一个包袱扔在凡空面前,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洞圣宫里佛祖显灵的事,也是你装神弄鬼搞的,这个包袱里就是你的道具!纸影人戏,正是你的拿手把戏,我早就注意到了你那双手,十指极其纤细修长,指尖长满老茧,正是纸影人戏高手独有的特征!”

凡空的纸影人戏被拆穿,虽然有些慌乱,却紧绷着脸一言不发。

东方亮火了,喝令:“带回去,大刑伺候!”

三清突然抢上前去,紧紧抱住凡空哭喊起来:“师父,事已至此,不如您就招认了吧,说不定还能保住一命。”

凡空猛地圆睁双眼,惊异地盯着三清,终于无力地垂下了头,开始交代。

凡空本是流浪江湖的卖艺人,一次被饿狼追逐,慌不择路下跌进了湍急的地下暗河。黑暗中,强烈的求生欲望让他奇迹般地抓住了一块岩石,最后摸索着钻出了山洞。出来之后,他意外地发现,那个山洞竟与无人敢至的洞圣宫相连通。作为纸影人戏的绝顶高手,他敏锐地意识到,洞圣宫内那块巨大的石壁,正是一个表演纸影人戏的绝好舞台!

于是,他通过暗道越过暗河,用数面镜子把月光反射进来,在石壁上演了佛祖显圣的纸影人戏。凭借高超的技艺与巧妙的计划,这出戏大获成功,凡空也当上了灵影寺的住持。

正所谓饱暖思婬欲,慕名前来的信徒越来越多,凡空邪心大起,掳来独行的美貌女子,关押在大殿下的密室内婬乐。

当日,东方亮前来投宿,凡空早已怀疑他的目的,于是设计引来胡不色潜入东方亮房间。房间里设有机关,凡空提前躲在暗处,等胡不色悄悄向床上摸去时,凡空故意拉倒灯架砸醒东方亮,再以纸影人戏手法,操纵纸人向东方亮猛扑过去,逼迫东方亮出手杀死胡不色。此计一箭双雕,一来可嫁祸胡不色,二来可查明东方亮身份。

交代完毕,凡空木然问道:“你是如何发现破绽的呢?”

东方亮拿出一片叶子,“因为这个。”他在林中看见地下的影子随着树叶被风吹动,不断变化移动,就像许多小人在打闹一般,再回忆起当晚的情形,偷袭他的黑影虽然形状恐怖,攻击迅猛,却动作僵硬,缺少灵气,所以他怀疑那是一个纸人偶。

“不过,最终让我确认这一切的,却是他……”东方亮指着三清。

三清很不解:“我?”

东方亮一步步走近三清,后者不由得慢慢向后退着。

东方亮沉声说道:“因为你是女人!”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穿着肥大僧袍的小和尚,竟然会是女人?

东方亮早就怀疑这个小和尚其实是女扮男装:胡不色死后,他在尸体上找到了一块丝巾,而这块丝巾前一天曾出现在三清手中。再联系到凡空的纸影人戏,他大胆推断:凡空故意让胡不色捡到三清的丝巾,窥破女扮男装的秘密—以胡不色的性格,夜里必定前来窃玉偷香。

有了猜测,但东方亮手里却没有证据。他知道,凡空必然不会轻易让别人抓到把柄,想要让他认罪,唯有等他自己露出马脚。于是他派人跟踪凡空,找到他藏匿纸影人戏道具的所在地,将道具中的线绳割破,只剩一根线连着,等他再次耍弄把戏时,绳子就会断掉。凡空为了救场,一定会到密室中去取备用道具,正好抓个人赃并获!

听完东方亮的推理,凡空长叹一声:“罢了,罢了,自作孽,不可活啊!”说完,他突然狂笑起来。

东方亮一惊,连忙大喊一声:“快拦住他!”话音未落,三清已经惊叫起来:“师父!”

东方亮急忙抢上前去,凡空早已倒在三清怀里,胸口插着一把尖刀,汩汩的鲜血染红了三清的双手。

四、真凶终现

少女获救,婬僧伏法,大佛显圣的骗局也被揭穿,可东方亮私下里觉得凡空那一手纸影人戏的绝技没了传人,颇为可惜。替凡空收尸之时,他特意再次注意了凡空那双充满特征的手。猛地,东方亮有了新的发现,大喊一声:“来人,快去灵影寺!”

灵影寺里,三清收拾行囊正要远行,被快马加鞭赶到的东方亮截个正着。

三清苦笑一声,束手就擒,招出了所有真相。

三清自幼跟随异人,精通腹语和口技,她与凡空二人合力炮制了大佛显圣的骗局。验尸时,东方亮发现凡空手纹很深,极有可能是个需要经常打手语的哑巴,所以推断出他不是真正的罪魁,那么那个隐藏的最深的幕后黑手,只能是三清。

在灵影寺外,三清故意露出破绽让胡不色发现,还假装掉落了丝巾。当晚三清先在香炉中暗置迷香迷倒东方亮,然后在胡不色的注视下走进房间,诱使胡不色跟随而来,自己却躲进了暗室里操作机关,一步步引导东方亮杀死胡不色,让胡不色当了替罪羔羊。

在大殿上,三清见事情败露,假意抱住凡空求他认罪,暗中却用毒针刺穴致其昏迷,自己模仿凡空的声音认罪,最后悄悄地刺死他,配合着发出一声惨叫,伪装成他畏罪自杀的样子。

真相终于大白,三清被押赴刑场斩首示众,一宗奇案最终画上了句号。

猜你还喜欢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