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希望本站能给您带来收获。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短篇故事 > 正文

风水县令

作者:万企商学院 日期:2018-11-11  7788 人阅读分类:短篇故事

唐朝天宝年间,风水先生张实忠给一户人家看准选定了一处风水宝地,让这家的儿子升到了节度使。他们为了感谢张实忠,任命他为平原县令。张实忠虽然推不掉节度使一家的盛情当了官,可他过不惯县衙里衣食有人侍候,专等官司上门的清闲,经常带着衙役们到乡下查看,凭公断解民间的案情和纠纷,惩恶扬善,把平原县治理得六业兴旺,夜不闭户。有时碰上了红白喜事,他再干点自己的老本行,很受百姓们拥戴,大家都亲热地称他“风水县令”。

闲聊时有人问张实忠:“太爷,您整天给别人看风水,咋不给自己找一处宝地,把爹妈的尸骨埋进去,也好升大官发大财,老了也能安安稳稳享清福哇!”他听了呵呵一笑说:“宫殿高大靠砖垒,都想坐轿谁来抬?啥事都不能太贪心哪!”话虽是这么说,可张实忠心里也常犯嘀咕:自己没有生育能力,妻子得病早年去世,至今还是孤身一人。现在身体强壮能说能行,到暮年体弱生病靠谁伺候?这不是命中注定老年遭罪吗?他思前想后,后来下乡查看民情时便多了个心眼,特别注意沿途各处的风水气脉。

有一天,张实忠经过离城10里的赵岗村,发现村南荒坡礓石窝里雾气腾腾,暗现霞光,是一处少见的风水宝地。再细看旁边有座土地庙,于是他叫衙役们停下,走出轿门,弯腰瞅了一眼端坐在小庙里的土地爷,让班头在庙门外点了三炷香。他两眼盯着燃香的烟雾,心里默念了一阵子,突然皱起眉头,拔出随身带的号令火签,让班头用铁链子捆上土地爷带回县衙受审。班头和衙役们都不知道县太爷葫芦里装的啥药,面面相觑不敢吱声,只得照办。

张实忠回到县衙并没有升堂审问土地爷,只隔了一夜,又让班头把他送回了原处。这更让大家一头雾水。就在这天下午,张实忠面带笑容吩咐大家:“今后多留神打听一个叫善九一的人,亲戚朋友都可以帮忙,各州府县都可以联系,谁找到这个人有重赏。”

县太爷交办的事,又有重赏,衙役们哪个不尽力呀!可是大家操心了一年多,这个善九一像是住在天外似的,就是没一个人知道。张实忠不死心,后来下乡查看干脆轿也不坐,仪仗也不要了,只带着贴身班头,微服转悠,他要亲自寻找善九一的下落。可是过去了半年,他除了断了路上遇到的几件民事诉讼案外,还是查不到善九一的踪影。

这天傍晚,张实忠和班头又空跑了一天,两腿累得像是灌了铅,看到路旁河边有个中年汉子在撒网捕鱼,就坐在路旁歇息观看。就在这时,只见一个十来岁的男孩从不远处的村子里跑过来,大声说:“善大爷快回家,俺善大奶生儿子了,让您起个好名哩!”中年汉子收了网叹口气说:“咱穷人的娃起啥好名啊?我今年46岁,你善大奶45岁,就叫个善九一吧。”张实忠听了心里一阵狂喜: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想不到善九一刚出生就让他找到了。张实忠身上一下子来了劲,急忙上前向渔翁道喜,并一路攀谈送渔翁回村,然后脚下生风一般和班头返回了县衙。

第二天,张实忠坐轿出城,鸣锣开道,仪仗整齐,直接来到了本县管辖的善九一家。善渔翁一看身穿官服走出轿子的县太爷,竟是昨天在河边向自己道喜交谈的人,慌忙下跪叩首说:“小民昨日有眼不识泰山,惊动了老爷您的大驾,请老爷恕罪!”张实忠急忙把善渔翁搀起,呵呵笑着说:“我们昨天以兄弟相称不是很好嘛。我今天是特意来给你贺喜的,你不必拘礼。”说完令衙役们抬上贺礼,有米面油盐鸡蛋红糖,还有婴儿穿的衣服……张实忠看善渔翁住的茅屋四面透风,又让衙役找杂工匠精心修好,感动得善渔翁老泪纵横。来看热闹的村民们都说县太爷真是爱民如子,九一这孩子来到世上真是选对了时辰。

张实忠和善渔翁交谈中,流露出自己膝下无子,想认善九一为义子的意思,问:“善大哥意下如何?”善渔翁听了喜笑颜开地说:“好哇好哇,这是孩子的福分,也算我们老两口高攀了。”于是请出了村里的长者作为证人,在一片喜庆乐器声中,善渔翁怀抱儿子和张实忠举行了结亲仪式,善九一成了张实忠的义子。从此善渔翁一家的生活有了保障,老两口专心照顾儿子,享受天伦之乐。善九一长大后,上学吃穿费用全由张实忠供给,终日勤奋读书,待人处事知书达理,乡试中轻而易举地考中了秀才。

有一次张实忠和善九一交谈中问:“儿啊,我看你生身父母身子骨一天天虚弱,服药不见病轻,他们百年之后可有田地作为安葬之地?”善九一听了叹了口气说:“唉,父母一直以打鱼为生,只有两间茅屋,哪里有田地作墓地呀?”张实忠说他为善大哥老两口选中了一块好墓地,让善九一出面把它买回来备用。善九一听了感激地说:“连父母的后事也让义父操心,真令孩儿无地自容。”他俩商量停当,就到离县城10里的赵岗村,买下了南荒坡上的礓石窝,张实忠付了银子,善九一签了买地文约。

一年后,善渔翁灯枯油尽病逝了,他老伴悲伤过度也随着跟去,善九一看着院子里停放的生身父母两口棺木,跪在棺前痛哭不止。出殡这天,张实忠早早地就替善九一安排停当,雇了两辆马车拉上棺木,让善九一披麻带孝扛着丧幡前边引路,又令衙役们上孝布扮成死者亲属跟车护送,交待贴身班头如此这般几句话,噼里啪啦点放一挂鞭炮缓缓出城。

送葬的一行车马来到赵岗南荒坡上的礓石窝,只见杂乱的茅草荆棘丛中,鹅蛋一般的礓石横七竖八排了一地,他们又没带镢头钉钯,咋刨挖墓坑呢?衙役们正在发愁,班头从怀中掏出一匝香表交给善九一,让他在土地庙前点燃。说来也怪,随着香表燃着升起的火苗,礓石窝里荆棘丛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小旋风,刮得草叶呼啦啦作响。那旋风定在礓石窝越刮越大,越旋越快,直刮得周围几十丈内呼呼风响,飞砂走石,遮天蔽日。班头让大家都闭上眼,拉紧车马护好棺木,赶来看热闹的赵岗村民们都吓得四散奔逃。

旋风过后,送葬的人们睁眼一看,礓石窝变成了一个大土坑,坑底方楞四正,善九一生身父母的两口棺木放进去正合适。班头吩咐众人将棺木按方位摆好,交待善九一跪在棺前向他的生身父母磕头拜别。善九一磕罢头刚刚站起,刚才消失的旋风像从地下钻出来似的突然又猛刮起来,送葬的人们只得又闭上眼。惊奇的赵岗村民刚折回来想看个究竟,可他们还没到跟前,又被凶猛的旋风刮回去了。

这一阵旋风过后,礓石窝变成了一个大土冢,土地庙也消失了。班头又按照张实忠的交待,在土冢前放了一挂鞭炮,让善九一磕了头,这才带着大家回去。

大比年皇上开科,善九一生身父母安葬的风水宝地显灵发威了,保佑他进京赶考一下子中了状元。善九一勤政廉洁,牢记浩荡皇恩,后来官位升到宰相。张实忠也跟着这个义子享尽人间荣华富贵,七十余岁善终。

原来,当年张实忠路过赵岗礓石窝时,看出这里是块出宰相的风水宝地,又见旁边有座土地庙,就让班头烧香询问土地爷,自己在心里默求答案。谁知土地爷让那燃香烟雾旋转,与张实忠默求的正好相反,意在告诉张实忠他判断失误,这块地根本不沾好风水的边。张实忠恨土地爷说谎,心中恼怒,这才下令让班头捆上他回县衙受审。当天晚上土地爷给张实忠托梦,诉说自己的冤情:“你是人间的县太爷,和我们的城隍爷同级,拿我这个最低级的土地神问罪绰绰有余。我在礓石窝风水宝地上说了谎不假,可那宰相地是人家善九一的,人家的老爷子老奶奶几代人积德行善,把万贯家产都散光了,上神怕别人抢走这块好风水,专门派我来看着。早几年商会里的大掌柜请人看出来了,要把他的亡父葬在这里,我弄得他刨墓坑镢头砍人腿,拉棺材翻车砸伤人,最后他骂风水先生净是胡说骗钱,放弃了这块坟地。这事我掩盖还来不及哩,咋敢对你讲实话?”张实忠听土地爷说得在理,第二天才把他送回原处,采取了后来的那些步骤。这正是:想占风水升官富,善事全靠爷奶积。待人处事眼莫短,帮人就是帮自己。

猜你还喜欢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