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希望本站能给您带来收获。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理财网赚 > 正文

断臂的僧人

作者:zhaoke 日期:2018-11-11  21805 人阅读分类:理财网赚

一天晚上,夜色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突然,一声响亮的锣响,一座小庙的四周,灯笼火把映照得如白天一样。官兵们呐喊着围住小庙,正准备堆积柴草,烧掉这座小庙。闹闹哄哄之际,只听得小庙里面一声大吼,庙门打开,一个和尚手舞着枣木棍,风一样卷了出来。

这个和尚,名叫明海。

官兵们见了,发一声喊,扔了火把,一个个举刀挺槍围了上来。明海见了,枣木棍风车一样飞转,一连打翻了十几个人,顿时吓得官兵纷纷后退,不敢上前。王知府一见,急了,大喊一声:“老和尚想逃,没门!”说完,亲自提着剑冲了过来。明海见他是一个文弱的读书人,并没有放在眼中,右手拿棍,挥舞如风,阻挡着其他人的刀槍,左手一掌横扫过去,直击王知府。王知府丝毫不让,嘿嘿一笑,长剑一挥,一道白光闪过,明海大叫一声,一只手臂飞了起来。

王知府原来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竟然文武双全。

明海一只胳膊断掉,一身鲜血浸透了僧袍,他再次大吼一声,势如疯虎一般,右手持着枣木棍,舞成一团影子,直冲了出去。

官兵们见了,全被他的神勇吓呆了,纷纷躲避,让开了一条路。连王知府也惊得目瞪口呆,忘记乘胜出剑,待到醒过神来,明海已经一头钻入黑压压的山林里,不见了踪影。

王知府一怒,手一挥,士兵们将火把扔进柴堆,把明海栖身的那座小庙烧了。

跑了朝廷的要犯,这还得了,朝廷怪罪下来谁承担得起?王知府第二天就四处贴出布告,悬赏捉拿明海:今有和尚明海,勾结其师弟周一刀,私通倭寇,无恶不作。有抓获明海的,赏银一万两;窝藏者和明海同罪,定斩不饶。

明海逃离小庙后,不敢有丝毫停留,踉踉跄跄地跑向远方。包扎好伤口后,他拄着那根枣木棍,一路躲躲闪闪跑上了天柱山,投靠他的师弟周一刀。

周一刀占据着天柱峰,带着一群喽,勾结倭寇,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这天,他正在大厅里,汇集着自己手下的一群土匪,吆五喝六地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一个血人突然踉踉跄跄地冲了进来,到了大厅上,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昏死过去。

周一刀一愣,扔掉酒碗,让喽们扶起那人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师兄明海。他忙让人灌下一碗参汤,明海悠悠醒转,周一刀轻声问:“师兄,你不是早已出家了吗?怎么到了我这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明海喘口气,眼圈发红,咬牙切齿地告诉周一刀,这都是王知府那狗贼害的。这个王知府不知从哪儿听说明海和周一刀师出同门,曾经一块儿学过功夫,他捉拿不住师弟周一刀,就诬陷明海通倭,想借机抓住他交给朝廷将功抵罪。明海栖身的小庙被烧了,一只手臂被剁了,现在成了残废,无奈之下只好杀出重围,强力支撑才逃到这里,希望得到师弟的保护,苟活下来。

周一刀听了,拍着桌子溅着唾沫星子大骂王知府不是东西,发誓总有一天要抓住这个狗官,将他一刀两断,为师兄报仇,也为自己消除一个对手。然后,他叫来山寨里的草药先生,为明海重新包扎了伤口,红着眼圈道:“师兄,你就住在这儿吧,我吃干的,绝不会让你喝稀的。”

明海点点头,无奈地长叹一声,被人扶下去了。

周一刀望着明海的背影,得意地哈哈笑了,因为,那个制造谣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派的喽下山四处散布的。

周一刀通倭之后,干尽坏事,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自己的师兄明海知道,出山来清理门户。他十分清楚,自己虽然一把金背大砍刀无人可敌,那是因为没有遇见自己的师兄,否则早已落败,甚至死无葬身之地了。于是,他灵机一动,派手下的喽下山四处散布谣言,希望借助朝廷之手,害死明海,除掉眼中钉。没想到,师兄竟然没死,仅仅丢了一只左胳膊。这样更好,自己一举两得:既少了一个劲敌,又多了一个帮手。

他想了想,酒也顾不得喝了,招招手,叫来身边的一个亲信,对他轻轻说了几句。亲信听了,连连点头,对他说:“放心,我一定完成。”说完,转身离去。

半个月后,明海的伤势已经好转。这天,明海和周一刀在大厅里闲聊,那个亲信回到山上,叫过周一刀来,告诉他,自己下山去打听了,果然一切如明海说的那样,没有丝毫掺假。说着,他拿出一张文告神秘兮兮地递给周一刀,说这是自己特意在知府衙门外的墙上扯下来的。

周一刀看看文告,又回头看看明海,高兴地哈哈大笑道:“好啊,一笔大买卖上门啦,该着我老周发一笔财呀!”明海听了一惊,忙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周一刀把那张文告递给明海,明海一看,顿时气得咬紧了牙。原来,这张文告正是王知府的那张悬赏布告。

明海狠狠骂道,这个王知府,没想到如此狠毒,竟然想赶尽杀绝。

周一刀听了,也不住地点头,咒骂着王知府,然后长声慨叹道:“一万两白银啊,实在太诱人了。”

明海摇着头,劝他说:“师弟,银子再好,可也弄不到手啊。”

周一刀嘿嘿一笑,指着明海说,自己把他一捆,送到王知府那儿,万两银子不就到手了吗?

明海一听大惊,立马站起来道:“你……你想出卖我,为了一万两银子?”

周一刀忙解释,这只是他的一个办法罢了。说完,对着明海的耳朵嘀嘀咕咕说了一通。明海不相信地问道:“能行吗?别把师兄我搭进去了!”周一刀说绝对能行,保证有惊无险,好好发一笔财。明海无奈,只有长叹一声,让周一刀找来绳子,把自己绑了,捆得如一只粽子一样。然后,周一刀派出一个喽,打扮成仆人的模样,骑马下山去给王知府送信,说明海已经被捉住了。他在出逃途中,沿途讨饭,逃到他们庄上,被他们的庄主给认出来了,于是,给他端上下了麻药的饭菜,麻翻了这个和尚,一绳子捆起来,准备押来领赏。

王知府一听,高兴得拍桌叫好,让所有衙役准备好,敲锣打鼓组织迎接,并预备下一万两银子,届时送给这位立有大功的庄主。随后,王知府高兴地告诉大家,他终于可以向皇上交差了。

周一刀听了喽的禀报,自然十分高兴,当即决定带着几个亲信下山,押送明海,亲自领回赏金。明海仍有些发慌,生怕一不小心露了馅,自己和周一刀都可能人头落地。周一刀哈哈一笑,进了内屋,再出来时,已经化装成一个花白头发花白胡须的老头子,弯着腰驼着背,甚至连明海都认不出他来了。然后,周一刀带着几个喽,坐着轿子,押送着明海直奔丰陽府。

丰陽府的差人在王知府的带领下,敲锣打鼓,热热闹闹地迎接周一刀。周一刀下了轿子,拄着拐杖,带着几个心腹走到丰陽府衙前,对王知府笑呵呵地道:“逃犯已经抓到,老朽亲自送来,请知府大人过目。可是此人?”

王知府笑着打量着明海点点头,突然大吼一声,指着周一刀命令道:“来啊,把这个通倭的家伙抓起来!”差役们一听,大吼一声,仗着刀槍扑了上来,围住明海、周一刀和众土匪。

周一刀一见大惊,知道自己的计谋已经露馅,忙从腰间一扯,扯出一把弯刀,挥舞成一团雪光。他旁边被捆绑着的明海身上的绳子结的是活头,被押送的喽们同时一扯,自动散开。

一个喽按照事前约定,忙递上一把长剑。明海飞快接过,长剑划过一道弧光,冷风嗖嗖射向王知府,中途突然剑光一转,剑架在了周一刀的脖子上,回身对着那些跟来的喽喊道:“不许动,动就砍死他。”跟来的喽们一听,都睁大眼住了手。周一刀更是吓得一动也不敢动。差役们一拥而上,抓住了周一刀,还有那些喽。周一刀这才醒悟过来,瞪着眼睛望着明海,大惊失色道:“这……都是你的计谋?”

明海丢下剑,流着泪无声地点点头。

周一刀被抓住,消息一夜传遍整个丰陽府。丰陽府百姓听了,敲锣打鼓,拍手叫好。王知府平定通倭巨寇,消灭了一处隐患,也高兴得乐呵呵的,将周一刀押入监狱,准备秋后问斩。就在他打算奖赏明海时,却不见了明海的人影。无奈之中,他四处打听,一路寻找到天柱山的圆觉寺。

这儿一片寂静,他走近山门,轻轻敲打门环,庙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小和尚迎了出来,双手合十,问他从何处来。王知府告诉他,自己专程来这儿,是为了寻找一个叫明海的法师。

在王知府的叙说中,小和尚才知道,不久前的一个黑沉沉的晚上,有个老和尚登门拜见王知府,告诉他,自己是周一刀的师兄明海和尚,自己的师弟勾结倭寇,无恶不作,自己出山,就是为了擒获这个家伙为民除害。至于擒获周一刀的办法,明海献策说自愿失掉一只胳膊,去取得师弟的信任。他说,自己的师弟十分贪婪,一旦听到有万两赏银,一定会冒险下山的,到时里应外合,一定能擒住他。

小和尚听了大惊,连声念着阿弥陀佛,告诉王知府,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师父已经圆寂一年多了。

王知府听了睁大了眼睛,他特意将明海大师的样子仔细描述了一遍。小和尚听了,也瞪大眼睛,连声称道好奇怪,说王知府所说的人,确实是自己的师父,可是师父也确确实实已经圆寂一年多了,是坐化在一口缸中的。当时,是自己亲手封的缸盖。

看到王知府不相信的眼光,小和尚伸手相请,带着他径直来到寺庙背后的石山上,那儿有一个山洞,山洞里放着一口大缸。小和尚指着那口大缸告诉王知府,这就是师父圆寂时坐化的缸。说完,走过去恭敬地掀开缸盖,隐隐约约的光线下,只见一个僧人闭目端坐在缸中,脸色和活着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没有了呼吸而已。小和尚看着看着,突然惊叫一声,颤抖着声音指着师父道:“师父……我师父的左手手臂怎么断了啊?”

王知府听了,仔细地端详着,果然,坐在缸里的和尚肉身少了一只左臂。

王知府默默无语,让小和尚盖上缸盖,然后恭恭敬敬走上前上了一炷香,长叹一声,转身慢慢下了山,消失在夕陽里。

王知府刚刚转身离开,一个老和尚拄着拐杖,从另一个山洞中慢慢踱出来,此人断了左臂,不是别人,正是明海法师。看到师父走出来,小和尚急忙迎上去,不解地问道:“师父,你为什么要塑一尊蜡像哄骗王知府,坚决不去领赏呢?”明海法师右手捻着念珠,昂首向天,许久后才回答道:“师父这样做,是为了天下苍生,不是为了领赏。”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